ABM时代:智能音箱“三国杀”组图

ABM时代:智能音箱“三国杀”组图

直到现在,仍然有新玩家不断杀入智能音箱市场(www.58680.cn)。

2020年4月6号,OPPO在微博放出产品海报,透露将在近期推出一款全新的智能音箱产品。

对OPPO来说,这是继耳机、智能手表、智能眼镜、路由器之后的又一落子,将帮助这家科技巨头从一家手机厂商,向5G和物联网时代的“万物互融”产业生态,再次向前迈进一步。

但是,对于智能音箱这个细分市场来说,新玩家们已经难以在短时间内撼动大局。

根据3月20日IDC发布的报告数据,在2019年,阿里巴巴、百度和小米三个品牌,在中国智能音箱市场的份额占比之和,已经达到91%。

与此同时,根据易观咨询的预测,从2020年开始,中国智能音箱市场的增长率,就将从以前每年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井喷式爆发,回归到20%左右的平滑增长。

这两组数据放到一起,意味着一个稳定的头部,已经形成。

如果没有意外,中国智能音箱的主格局,从此将成为ABM(阿里巴巴、百度和小米)的“三国杀”。

而在接下来的“幸存者战场”,疫情之后,他们的竞争格局与产品策略,又将如何演化?

【1】

每一个行业的真正兴盛,都一定要走过一段生机勃勃却又残酷野蛮的“青春期”。

这也正是中国智能音箱市场的现实经历。

它是一个能让淘金者疯狂的市场。

从2016年的10万台,到2019年的4589万台,短短3年时间,出货量就增长了超过450倍。

但也是一个被“催熟”的市场。

全球智能音箱产业,始于2014年的亚马逊Echo。它只用了3年时间,就从零开始,硬生生开辟出一个单品销量高达2000万的全新市场,并引来了无数公司的追逐效仿。

在大洋彼岸,自2015年开始,腾讯、百度、阿里、京东等互联网巨头,格力、海尔等家电霸主,小米、联想、华为等设备大厂,讯飞、思必驰等人工智能独角兽,乃至猫王、小雅等垂直的初创团队,数十家公司从各个领域,陆续杀入战场。

然而,智能音箱并不是中国用户刚需,以智能音箱为中心的业务生态也尚未成形,这导致整个行业的起步极其惨淡。在2016年,全中国所有品牌的智能音箱销量总和,也只有不到10万台。

直到2017年双十一,阿里巴巴的“天猫精灵X1”率先祭出补贴利器,以99元的超低价击穿市场,成为中国个销售超过100万台的智能音箱产品,终于引爆了中国智能音箱市场。

以此为起点,ABM三大品牌展开了贴身搏杀,一方面在产品形态、内容资源和服务生态等环节不断完善,一方面以惨烈的价格战,不惜代价争夺市场。

最终,如我们所见,智能音箱快速完成了规模普及,同时绝大多数玩家淘汰出局,三足鼎立格局成形。

尤其是天猫精灵,以87.9%的同比增长率,实现1561万台出货量,成为2019年的中国智能音箱市场。

目前,整个中国的智能音箱存量已经超过7000万台,市场增长空间短期内已经非常有限,价格战的边际效用也急剧缩减。

正如前面提及的易观咨询预测,从2020年开始,市场的增长节奏将从此前的快速爆发,逐渐回归正常。

与此同时,在低价刺激的兴奋期过去以后,“快速催熟”的后遗症也会逐渐显现。

智能音箱如何真正服务好用户,让前期的用户建立使用习惯、增加使用场景、提高使用频率,回馈正面而不是负面的口碑,最终让智能音箱从一个非必须的“潮品”,转变为更多用户的刚需,将成为ABM在“下半场”的挑战。

等到“补课”完成,根基夯实,才是这个市场新一轮的高增长开启之时。

所以我们看到,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,三家公司都已经默契地放缓了竞争节奏,收缩了补贴力度,转而在产品、内容、服务、生态等各方面加大力度。

【2】

进入ABM“三国杀”时代,也出现了另一个微妙的竞争格局转变。

智能音箱行业之所以倍受瞩目,关键原因在于,它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产品。

通过智能音箱,用户不需要动手,只用语音交互,就能够实现对冰箱、空调、电视、门禁乃至更多智能设备的控制。这意味着,它有望成为“万物互联”时代,一个极为重要的用户流量入口。

正是因为这一战略意义,几乎所有关联行业的厂商,前期都或多或少参与了智能市场主导权的争夺。

这导致了整个行业生态一片混乱。

虽然越来越多的家电设备都开始智能化,但每一家厂商都想搭建以自身为核心的智能设备网络,不同的产品和不同的标准之间互不兼容,分散成不同的孤岛,最终在用户层面,就体现为了智能生态割裂,体验下降。

而现在,随着头部格局的落定,大多数厂商失去了在这个垂直领域的独立竞争可能,虽然在战略上必须有所舍弃,但在战术层面,反而变得形势明朗起来。

与其费钱、费时、费力厮杀,依然效果不佳,不如与ABM达成同盟,联手把蛋糕做大,然后从智能电视、智能照明等其他领域尝试,寻找新的破局入口。

这意味着,整个智能音箱产业生态的竞争格局,将逐渐从个体之间的无序混战,逐渐转变为阵营与阵营之间的联动作战。

IDC也在报告中预测,智能家居市场正从产品和连接的碎片化发展,逐渐走向以场景为核心的聚类式发展,生态也将围绕不同场景发生差异化改变,进而衍生出丰富的内容和服务,创造价值。

比如家电。

在此之前,美的、海尔、格力、海信等厂商都分别发布过自己的智能音箱产品,用来控制管理各自旗下各个品类的智能家电。

但现在,这些产品已经没什么大的声息,反而是家电厂商们与ABM的合作,越来越多,越来越紧密。

此前,百度智能音箱已经可以和海尔、lifesmart、创维、涂鸦等品牌家电设备进行互联,小米也与美的达成资本合作,而阿里巴巴更与美的、海尔、格力、科沃斯、格兰仕、飞利浦、博世、九阳等厂商都达成生态合作。

而据业内人士透露,就在本月内,阿里巴巴天猫精灵会陆续释放出整体的AIoT策略。

以场景化智能为基础,一方面,与头部家电品牌战略签约,共同打造智能新品,4月8日已经与智能厨电领域的华帝达成战略合作,在照明、冰箱、风扇、扫地机、热水器、按摩椅等不同品类的合作陆续推进中;

另一方面,阿里巴巴集团启动“春雷计划”,助力中小企业发展,天猫精灵也将面向家电产业带及中小企业推出智能化解决方案,实现科技普惠。

对用户来说,这是一个好消息。它意味着智能音箱与其他设备之间的生态联动将全面提速,为用户提供的更丰富的服务和体验。

比如易观咨询预测,智能音箱为代表的语音交互入口成熟,将带动整体消费物联网的发展,特别是智能家居方面的大家电、照明、运动智能周边等领域。

事实上,这个预测已经在得到验证。

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案例是,阿里巴巴天猫精灵硬件终端总经理茹忆就曾公开透露,在2019年双十一,天猫精灵的合作伙伴中,共有41个品牌成为天猫双11细分领域销量的名,智能空调、智能洗衣机、扫地机器人等10个品类销量均超过10万台,其原因正是在完成智能家居概念教育之后,用户会愿意为更多的智能产品买单。

在此基础上,阿里巴巴甚至已经开始为整个产业生态赋能,尤其是一些中小型的非头部品牌。

比如浙江慈溪政府,2019年就已经与阿里巴巴展开智能家电升级合作,在植入天猫精灵智能语音控制芯片后,当地的小家电企业甚至迅速实现了销量翻番、利润大幅提升。

【3】

现在,外界最关注的,是ABM未来的牌会怎么打。

在此之前,易观咨询已经对智能音箱行业的趋势走向,提出了三个预测。

一、智能音箱产品再往更加细分和更好体验的方向发展。

二、通过交互实现算法优化,用大数据实现用户的精细运营。

三、围绕虚拟的语音生活助手,产业形成新的竞合关系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面对同样的产业趋势,基于各自不同的战略布局和资源禀赋,ABM的发展已经逐渐差异化。

目前,小米已投资200多家生态链企业,其中100多家从事硬件制造,构成了一个强大的生态闭环。不过,在小米的生态布局中,智能音箱并不是最重要的核心。在它的业务版图中,C位一直是手机和操作系统。

百度的目标,是要以人工智能为中心,来打破搜索业务的天花板,实现自身的复兴。对它来说,智能音箱与自动驾驶汽车等其他硬件产品一样,都是以百度的人工智能技术为根基,同时也为人工智能生态体系服务。

2018年,阿里巴巴将IoT升级成继电商、云计算、金融、物流之后的第五大战略,而在阿里巴巴的AIoT生态中,天猫精灵和阿里云正是消费级市场和企业级市场的“两极”。

2020年初,阿里云智能IoT事业部与天猫精灵事业部共同由阿里巴巴副总裁库伟负责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智能音箱产品已经成为整个阿里巴巴AIoT生态乃至其他战略体系面向消费级用户的一个关键入口。

所以,在它们之间,小米的生态链相对封闭,百度和阿里巴巴相对开放,但面向产业链,前者主要偏重技术赋能,后者则有更多商业赋能。

三种模式各有特色,未来胜负仍有待博弈。但不论如何,对于版权、内容以及生态的合作,都将成为它们未来竞争的一个焦点。

在这方面,小米2019年11月已经首次明确了IoT品类的1+4+X战略。

百度早在2018年3月就成立了智能生活事业群组,积极展开生态整合和开发者扶持,并借助有屏音箱的技术优势,不断引入富媒体内容,扩充服务生态体系。

阿里巴巴步子,天猫精灵目前已接入600多家IoT平台,覆盖超过60个品类的超过900家品牌,支持3600多种型号,可连接智能设备超过2.35亿台。而就在3月25日,天猫精灵还刚刚宣布,与太合音乐、滚石唱片等十多家音乐公司达成新的战略合作。

从整体来说,从2020年开始,智能音箱行业的“三国杀”已经从简单粗暴的补贴战,全面转变为考验他们“微操作”的生态战。

智能音箱背后连接哪些设备、内容、数据与服务,能为用户与生态链提供怎样的精细运营与体验升级,将成为它们未来成败的关键。

主营产品:吊顶式新风机组